• 首页 » 电影 » 喜剧片 » 变态人妻俱乐部 在线点播迅雷下载
  • 变态人妻俱乐部
    变态人妻俱乐部
    主演:孙兴,姚骆铭
    类型:喜剧,剧情,古装,喜剧片
    导演:吴双
    地区:中国大陆
    年份:2019
    语言:汉语普通话
    备注:超清
    更新:2022-07-04
    • 高速云播放
    • 高速云M3U8

    倒序↓顺序↑

    变态人妻俱乐部

    电影《乾坤镯》讲述了发生在世外桃源福禄村的一起江湖纷争:与村长女儿小翠相恋的小木匠在村里挖出了一具遗骸,得到了乾坤镯。村长为了振兴村子,借此编造了发现哪吒墓和乾坤圈的谎言,想借此吸引游客。他并不知道,这个镯子其实是武林传说中记载着上乘武功秘籍的至宝,镯子也意外引来了一众江湖高手、东厂密探、和盗墓贼。伴随爆笑不断的神剧情和跌宕起伏的神逆转,最终福禄村的危机纷争能否顺利化解?镯子的背后又隐藏着一个怎样的秘密?

    【至尊邪风 / 冰伊可可】魔神重生,强者归来!她,魔神星夜,绝世强者,却被以往的对手暗算,重生于战家“少爷”战凌风身上。她,战凌风,战家嫡系传人,于魔法测试前被人杀害,一命归西。当两者灵魂融合,那无名小城上的没落家族必将强势崛起,无人可挡!在这魔武大陆上掀起一场惊涛骇浪!什么?你的魔力输出时间为三十分钟,就已经打破记录?抱歉,我的魔力为无限,无限你懂不懂?什么?你有王级药剂?那很不好意思,帝级药剂我都当饮料喝。药剂师很牛逼吗?我不但是药剂师,更是符文师,锻造师,并且每样技能都极其精通…★★★★★前生,她没有亲人,独自征战四方,这世得到从不曾有过的亲情,她必将用生命守护,谁若敢动战家分毫,她定灭他满门,不死不休! 片段一“战凌风,你来干什么?”封少微微皱眉,倨傲的眸子从漂亮少年的脸庞扫过。漂亮少年仅是笑眯眯的看着他:“没什么,只是来找你聊聊天,再顺便谈谈理想什么的。”“我和你没什么好……”话未落,便见漂亮少年抬起手掌,一道火光横冲而出。轰的一声,封少立即倒飞出去,以及其不雅姿势摔倒在地。慢条斯理的弹了弹袍子,漂亮少年一脚踩在石上,居高临下的望着封少,脸上笑意不减。“我都说了,我是来找你聊聊天,再谈谈理想什么的!”片段二 漂亮少女慵懒的打了个哈欠,笑眯眯的望着底下目露震惊的众人。而谁又能想到这位名震天下的天才少年,战家的嫡系传人,竟然是为女儿身!就在众人各自盘算之时,接连几道声音打破宴会的宁静……“家主,圣光神教的大祭司前来为小姐的成年礼祝贺。”“家主,暗黑神教的教主派人送来贺礼。”“家主,星魔殿的少殿主亲自带人前来。”“家主,第一魔法会……”  众人皆是傻眼,这些大陆顶尖势力平日难得一见,如今同时出现,只为参加一个少女的成年礼?可事情还没有就此结束,就在诸人震惊之时,一道声音再次传来。“家主,邪帝派人送来聘礼,他说小姐已经到了成年礼,也是时候嫁给他了……” 【本文女扮男装,女主腹黑阴险,不是好人,男主…暂时保密。此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皆干净,无误会,无出轨,无小三】 23.狂帝她,前世为亲情付出生命,今生,为了亲情,宁放弃罗裙,以男装行天下。 莫倾狂,龙麟国最为得宠的三皇子,丰神俊朗,懒散不羁,潇洒风流,京都上下闻之色变的最浑最煞的纨绔子弟,七国皇室子弟均恨得咬牙切齿的‘魔头’,文不成,武不就,最大的本事便是闯祸和整人,最大的爱好就是欣赏调戏美人,男女不限。 世人皆暗道,生儿若如三皇子,上吊总比气死强。 天下乱,销烟起! 她衣袍一挥,端的是狂妄无比,从一个神憎鬼厌的‘灾难皇子’化身为威赫整个凤天大陆的天极门创始人——圣尊,睥睨天下,叱咤九重,谈笑中,成就千古皇图霸业。 她执剑一指,狂傲一笑,金戈铁马,醉卧沙场,运筹帷幄之中,笑揽江山美男。 她狂,她傲,因为她有这个资本。 且看,来自异世的她在这七国并立的乱世中,是如何俘获无数位帅哥美女的心,大放异彩,建立不世奇功,写下最为传奇的一笔。◆ 她是修罗鬼医,人人闻风丧胆。 他是罗刹太子,鬼神退避三舍。 当修罗对上罗刹,唯我独尊PK天王老子,是惺惺相惜,还是相憎相杀? ◆◆谁输?◆◆ ——爷,太后又送了一个美人来。 某男厌恶皱眉。 ——爷,美人又进了太子妃的院子了。 某男抬头:“第几个了?” ——十、十三。 嘣! 手中毛笔应声而断。 好你个乔青,嫁给老子三天时间,拐了老子十三个小妾! ◆◆谁赢?◆◆ 风流邪肆的少年大剌剌扯开衣衫:“凤无绝,从了爷吧!” 某男黑脸,磨着利牙:“你无耻!” 翻身跨坐,床板嘎吱摇晃…… 一日后,床板嘎吱摇晃…… 三日后,床板嘎吱摇晃…… 很久很久以后—— 房外诸人听的面红心跳,大赞太子妃雄风: 上得了朝堂,打得过流氓,迷得住色狼,镇得住大床! 这时,全能太子妃软绵绵的低咒虚弱传来:“凤无绝,你无耻!” ◆乔爷?好像……是个女人◆ 路人甲:“放屁!” 路人乙:“半夏谷主、四宗尊主、七国臣服、万人朝拜……” 路人丙:“绝对是个纯爷们!” 路人丁:“乔爷之后,天下无爷!” ◆ 前世医学天才,今生乔家废物。 宗门倾轧,阴谋深深。势力纷争,七国战乱。 当仇恨入骨,挑衅来袭…… 我欲为良善,你逼我入魔。 你毁我天堂,爷还你地狱! 凤无绝:“繁华鼎盛,我伴,刀山火海,我随!” ◆ 且看废柴崛起,夫妻并肩。 从泥沼到云端,从嗤笑到膜拜,从任人拿捏到手掌生死,从废物乔九到…… ——天下无爷【天才狂妃】她,夜若离,天星帝国万年不遇的绝世天才,意外陨落之后穿越至千年前,魂附于不受宠的将军府二小姐。她,云挽歌,本受万千宠爱,可有朝一日,外公失势,皇后小姨被废,失去所有庇护,她不再是将军府的掌上明珠。可当她成为了她,又将在大陆掀起如何强烈的风暴?在那所谓的父亲为了利益,与人合计把美人娘亲卖给他人为小妾时,她不再犹豫的带着母亲和衷心丫鬟包袱款款逃离将军府。十年之后,再次回归,她已名震天下,更有一个家大业大到让皇帝都恐惧的后爹。所以,再次面对昔日亲人,她仅是唇角一扬,眉宇间尽是狂傲不羁:“我曾经说过吗,若我不死,早晚有一天,我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现在,我回来复仇了,你们,可准备好了?”【绝色狂妃】绝代娆姿舞倾城,霓裳一曲颠众生。梨花点点落香影,莲湖风月巧相逢。色艺无双痴笑狂,桃夭春色美人妆。一眉轻挑云烟帐,卷尽嫣红一季香。狂笑执酒赋逍遥,曲落桃花欲相邀。逐风荡月幽梦远,三生之许付廊桥。妃子一笑香生靥,梅妆杏雨弄凤箫。桃花醴酿唇边绕,玉指扬花望魂销。【邪医毒妃】绝艳妖娆的华夏古武宗师,魂附异世身中剧毒的谜样弃婴,嚣张至极的小毛球路过,小爪一指,“作为本大爷第一个接受的人类,本大爷救你!”慵懒邪魅的男人阴险一笑,“要救她,不可能,除非你乖乖与她契约。”于是——这样的景象便时常出现:一个绝色少女牵着一个漂亮宝宝的手,在灵兽遍布的黑作山脉上散步,身边时常还跟着个银衣慵懒的美男……当红衣绝艳、腹黑潇洒的她,走出山脉,走入大陆,绽放耀眼光芒,令无数男女为之疯狂之时,某位孤傲狂放的俊美男子,黑着脸,一把将她揽在怀里,咬牙切齿:“本王的女人,岂是尔等也敢窥视的?!”漂亮宝宝那一张小脸上也是满满的愤慨:“本大爷的女人,尔等也敢妄想?!”武力当道,权势翻天,前世已矣,今生她必再踏巅峰,追寻更高的武道境界!且看华夏一代古武宗师,如何在这异世崛起苍穹,挥洒落月!————【异世之:主角语录】这里有护短的女主:“我夜染的人,无论对错,只有我能管教,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这里有霸道的男主:“本王的女人,无论身上哪一寸,都是我的!谁也别想染指!”这里有嚣张的萌宠:“笑话,就凭你们这几个烂番薯,臭鸟蛋,也想取本大爷的性命?”这里有护女的老爹:“本座的女儿,就是踹了你洞房的门,掘了你家的祖坟,又能怎么着?”————【撼动之:生死相随】当他看到那唯我肆意的少女决绝的将他推离死亡边缘,被无尽的黑暗吞噬,心,一寸寸的撕裂。泪,一滴滴的落下。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不顾身后之人的撕扯,义无反顾的飞身投入那无尽黑暗之中。女人,地狱天堂,火海刀山,本王绝不会让你孤独一人,绝不会。【庶女狂妃】内容简介:她:宰相府庶出的四小姐,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琉璃国第一美人,一直以为自己嫁的是芳心暗许的四皇子,成亲当天才发现自己要嫁的居然是戴着面具,癫狂痴傻的七皇子,恍若晴天霹雳,羞愤难当的她选择撞墙尽。她:武家第三十七代掌门的继承人,嚣张狂妄,为人奸诈,却在喝了所谓的掌门圣水以后,死于非命,附身在莫夕颜身上,代替她嫁给传闻中的七皇子,开始了她护夫的旅程。片段一:胆小软弱扮可怜“颜颜,哎呦,颜颜---”某日,夕颜拿下了他家王爷脸上的面具,赫然发现上面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大发雷霆。“小白,这到底是谁干的?”夏夜白的两只眼睛像小兔子一般的看着他,哇的哭出了声:“颜颜,他们全都欺负我。”“太子哥哥让下人打我的脸,四皇兄在一旁那些人欺负我哈哈大笑,还有你认识的那个商人朋友骂我是傻子白痴配不上你,娘子,他们全都看不起我。”某个天真善良的男人想要将某女身边的桃花一扫而光。片段二:我的男人我做主“美人,急忙忙的来找我,是不是想通了,觉得老七那窝囊废配不上你,来吧,我的怀抱永远为你而开。”妖孽般的男子自恋的眨着桃花般的美目,眼底带着欣赏和得意。“四皇子,我以前是眼睛瞎了才会看上你这样的孔雀男,我今天来是警告你,管好你的王妃还有你自己的嘴巴,我的男人我做主,即使是天皇老子,谁要是敢说他半个不字,我马上就让他和五王爷一样变成猪头,穿三角挂在东门城墙上。”对面的妖孽男嘴角抽了抽,满脸的黑线。片段三:气死人不偿命“本宫想要的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想得到而又得不到的,那就毁灭。”卧榻上,一身锦服的男子,慵懒的靠在上面,面色苍白,嘴唇发紫,如刀剑般锋利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说出来的话却带着说不出的阴狠。“你以为自己是男西施啊,人见人爱啊,车见车载啊,美女见了就一定要爱啊。整天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就连太子妃的性福也给不了,耽误了那么多的女人还不够,现在居然还染指我,心肠这么坏,小心明天阎罗王就让黑白无常带你去好鬼魂去做伴。”某男气的咳嗽不止,苍白的脸顿时变成了血红色。他:懦弱无能,痴傻癫狂,胆小如鼠的七皇子,事实却是将人心玩弄于掌心之上,心狠手辣,最最擅长的就是扮猪吃老虎。他:当朝四皇子,琉璃国第一美男,莫夕颜原本芳心暗许和婚配的对象,眼高于顶,妖孽风流。他,当朝的太子,体弱多病,阴沉内敛,野心勃勃,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一颗冰冷残忍的心却遗失在处处和他作对的莫夕颜身上。他------本文的女主是上得了厅堂朝堂,下得了商场战场,写的了诗赋,胜得过太傅,赢得过皇子,斗得过小三,玩的过后妃,做的了智囊的全能王妃。男主腹黑情深,手段毒辣,装傻充愣扮猪吃老虎的本能堪称一流。颜颜:灰太狼老公,多多指教。小白:呜呜,彪悍王妃,多多关照了。此文一对一,男强女强,男配多多,坑品保证,故事精彩,欢迎收藏。【魔妃太难追】书籍简介:【女强+男强=双腹黑】新婚之夜:她翻身跨坐在他身上,掐住他脖子说:“想上我?先打赢我!”他勾起唇角妖娆的笑:“本王不打女人,只疼女人……”互生情意后:她说:“听着!你是我的男人,若敢变心,我就把你……”他笑问:“把我怎样?”她冷哼:“先奸后阉!”他躺好:“来吧,本王保证你奸了之后绝对舍不得阉!”之后又故作羞涩的补充:“本王也只任爱妃一人奸……”==>>【穿越+玄幻=极品爽文】(PS:本文女主不花痴、不小白、不圣母、不脑抽,聪明冷静,对恶人心狠手辣,绝不心慈手软!)【首席特工王妃】殷素,Z国第一特工组织的当家首席,手腕强悍,腹黑毒舌,人如其名,如一朵罂粟花一样,美丽却致命!十岁,曾祖母拉着她手:孩子,你这辈子可是皇后命格啊!将来必定尊贵无比,万民景仰!二十五岁,一次任务,一幅美女图,她特工界第一狂人‘罂粟’,华华丽丽的穿越了……殷素东宸国丞相府庶出的小姐,空有绝世之姿,却胆小懦弱,无才无德,本是新帝指腹为婚的皇后,却因为一道退婚圣旨,当场昏迷,再次醒来,眼里光芒乍现!什么?竟穿越成了相府的懦弱小姐?爹不疼,姥姥不爱,姐姐欺压,妹妹陷害?一道退婚圣旨就将她变成全天下的笑话!靠之!!当她是软柿子不成?不在沉默中死去,就在低调中爆发!她堂堂特工‘罂粟’,人人闻风丧胆,可不会任人揉圆搓扁!只是,被皇帝退婚不久,居然有几个人优秀男人同时登门求亲,一时之间,她又成了人人争夺的香饽饽,这……是什么情况?惊艳重生,华丽蜕变,谁人知道,这具看似娇弱的身体里,已经换了一个曾数次出生入死,饱经世事磨砺的强悍灵魂!一个罂粟一样的腹黑女人,几个风姿绰约的绝世男子,他、他、他……谁会是她携手今生之人?【九岁小魔医】华夏最年轻的药主继承人冷芷烟,被妹陷害,灵魂穿越,附在胆小懦弱、生性自卑的欧阳芷烟身上!强魂入住,无意间开启空间灵器乾坤镯,拜高师,得医典,修真经,废柴之体迎刃而解,种草药,契魔兽,入天宫,炼丹药,筑城堡,魔医九岁震天下!…………………………………………灵者世界,魔医出世,她,娇小羸弱,却深藏不露,一手银针飞花落雨,一曲魔音万兽臣服,她是被人遗弃的野种,她是众人口中的废物,淡笑间,掀起血雨腥风!谁说小孩不能御敌,谁说女子不如男?她是魔医,亦是魔女,救人用毒全凭一念之间。片段一:“哼,贱人,别以为会点医术就能在我欧阳家站稳脚步!”欧阳琴双手叉腰,盛气凌人地讥讽道!“就是,长得人摸狗样,有娘生没娘养,尽会四处勾搭男人!”另一少女面含不屑,笑着应和!“刷!刷!”寒芒一晃,两枚银针不偏不巧插入两人唇瓣,欧阳芷烟仰着头,精致滑嫩的小脸绽着天真无邪的笑,“不好意思,两位姐姐能说会道,连我的宝贝银针都忍不住想要亲近了”……隐忍,锋芒内敛,并不表示懦弱无能,辱她可以,首先就要做好受死的准备!片段二:“烟儿,随我回家!”欧阳瑾墨眸深邃,温柔而又殷切地说道,刀削般的俊脸染着失而复得的欣喜。“家?任何地方都有可能是我家,唯独欧阳府!”芷烟抬头,幽黑的瞳仁,清寒冷冽,给人一种咫尺天涯的淡漠。既伤害,何挽留,她冷芷烟最不屑的就是这种俗乱纠缠。片段三:“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冥熠寒眉头紧蹙,望着在他身上肆意点火的丫头暗哑道!“唔,吃奶,不要小气嘛!”某女手脚并用,使出浑身解数奋斗着,就剩一件衣服,吼吼……某男身体一僵,头冒黑线,冰雪般的容颜覆上一层寒霜,他堂堂魔界之帝,竟然被一个小娃娃调戏……她令无数人倾心,却对魔王冥熠寒情有独钟,两情相悦,携手狂倾天下。他,冥熠寒,冰冷淡漠,嗜血残酷,却独独对她温柔,人人远而拒之,她却万里追寻,扬言,此人非她莫属。【至尊狂妻】冷若雪,虽天生痴傻,却是东池国第一大将军最疼爱的孙女,因被未婚夫嫌弃,被情敌设计而香消玉陨,却迎来了另一强悍灵魂的重生。这是一个奇幻的世界,也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修灵师,炼丹、炼器、驯兽,曾经的痴傻大小姐摇身一变成为了令人惊艳的绝世天才。炼丹、炼器,那都是小儿科,太简单了!‘天级丹药?’我的兽兽都看不上‘天材地宝?’本小姐有空间,可以自己种‘圣器?’对不起,等级太低,本小姐只会炼神器驯兽?本小姐的兽兽都是自己送上门的片断一:“说,为什么未经我同意就擅自契约”冷若雪脸上挂满了寒霜,她讨厌这种被算计逼迫的感觉片“宝宝,宝宝,喜欢姐姐”小兽那毛绒绒的兽脸上居然露出了害羞的神情[1] “喜欢我你就硬来啊…”冷若雪真是无语问苍天啊,这都什么事啊片断二:冷若雪顺着宝宝的爪子指着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一个大约1岁左右,白白胖胖、粉粉嫩嫩,身上只穿了一件红肚兜的小娃娃“这谁家的小娃娃?”冷若雪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戳了戳那粉嫩嫩肉呼呼的小脸蛋,真是太可爱了“你、你占小爷的便宜,呜呜呜……色狼”粉嫩小娃娃那漆黑明亮的大眼睛中蓄满了泪水,委屈地控诉着冷若雪满头黑线的瞪着那小不点,她不过是戳了这小东西的脸蛋一下,怎么就成了色狼了…本文女主性格多变,冷漠、腹黑、狂傲、可爱、温柔,皆因人而异,外加恩怨分明、有仇必报,对亲人如同春天般温暖,对敌人心狠手辣,绝不留情,极人厌恶仗势欺人,自命清高者。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千倍还之,是女主为人处事之原则【鬼王妖妃】上一世,苍国丞相之女上官沫,绝美倾城,性子却太过软弱,被孪生妹妹抢尽了所有风头,却在银月国要求联姻之时,被亲人毫不留情地推了出去,只为保住她那个如珠如宝的妹妹。 [1] 这一世,云门大小姐云风轻,还有一个身份,上官家家主上官沫,同样不受家人喜爱。因为小鬼勾错了上一世的魂,这一世的云风轻不得不顶替上一世的上官沫活着,再次睁开眼,那个云淡风轻的女子又将勾走多少人的魂?迷了多少人的眼?又有谁能看透那无欲无求的表象下掩藏的是怎样的本性?他说:“本王有些后悔当初没有阻止父皇了呢!”他说:“朕许你后位,你还有什么不满意?”他说:“如果重新来过,就算负尽天下,我也会保护你,而不是充当正义的使者与你为敌!”他说:“我多么希望我没有那么执着地想要为萱萱报仇,多么希望没有背叛你!”而他说:“沫儿,即便再来一次,你也只能和我纠缠在一起,即便上天入地,你也只能属于我!”本文甜蜜温馨一对一,无误会,无出轨,无虐身虐心!精彩片段吃醋篇“该死的你!”一声震天的咆哮响彻整个王府,王府中所有人集体抖了抖。见他一脸寒冰,眼中却怒火直冒,上官沫挑了挑眉,她没有惹到他吧?“王爷来此就是为了咒我的?”清清淡淡的声音与那咆哮声形成鲜明的对比。“你居然敢亲它!”语气中全是怒气。上官沫看了看怀中可爱的小狗,然后奇怪地打量他,他不会是在吃醋吧?认真地看了他良久,那一副妒夫的模样让她确定这个男人真的在吃醋,嘴角不可抑制地抽了抽,就算要吃醋也不用吃一只小狗的醋吧?这么幼稚的事既不符合他温润如玉的风格,也不符合他冷邪狡诈的风格啊!他不会是鬼附身了吧?输赢篇最前方,一男一女并排坐着,男子温文儒雅,女子云淡风轻,看上去就是一对璧人。男子看着场中的人,对女子笑道,“要不要回避一下?毕竟你还是他的王妃!”女子淡淡一笑,“不用,我很有兴趣看着鬼王断气。”男子也不再多言,扬手示意放箭,女子眼底带着一丝无人察觉的嘲讽,这样就想拿下那个男人?但是看着场中的人不闪不避,却不由变了脸色。只见白影一闪,等众人回过神来却见弓箭手全部倒地身亡,而场中白衣女子云淡风轻的样子不再,一手揪着鬼王的衣领,眼中全是怒气,“宫绝殇,你不和我作对会死吗?现在你赢了,高兴了吧?你这个……唔……”两唇相贴,四目相对,一个满眼怒火,一个满眼笑意。良久,宫绝殇才放开她,拇指摩挲着她的唇瓣,轻笑道,“沫儿,你不是养了一群小鬼吗?”闻言,上官沫眼中怒气更甚,他还敢说!要不是他,她怎么会一心急冲出来?害得她现在前功尽弃了!对手篇偌大的大厅中,两人对峙,眼看就要大打出手。“怎么回事?”清冷的声音传来,两人转头,只见来人一身白衣,飘逸如仙,好一个神仙公子!“教主!”其中一人眼中一喜,一礼之后,直言不讳地说道,“我教抢了鬼门的生意。”完全当一边的人不存在!来人沉吟道,“这样啊!那继续抢吧!给你涨工钱。”“云教主……”带着磁性的声音十分悦耳,“那我的损失怎么办?”被无视的人看见门口走进来的男子,双眼一亮,“门主!”然后便见鬼门门主走到云教教主身边,一把将“他”抱起,自己在椅子上坐下,再将“他”放在自己腿上,宝贝似的抱着,商讨赔偿事宜。另外两人瞬间石化,心中都是同样的想法,原来鬼王真的有断袖之癖啊!而且还好死不死地看上了最强的对手!合作篇薄纱轻轻晃动着,房里的躺椅上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慵懒地靠坐着,怀里搂着一个女子,虽然隔着薄纱,但是隐约可以看出是一个美人。“你想对付云教?”带着一丝慵懒的声音传出,外面站着的中年男子终于回过神来,态度很是卑微,“是,请鬼尊大人帮帮我,您是我唯一的希望了。”而房内,男子对着怀里的女子挑了挑眉,眼中带着一丝戏谑,似乎在说,人家让我对付你呢!女子勾了勾唇,凑到他耳边轻笑道,“怎么说也是武林一大世家,基业还是有一点的,合作如何?”男子状似考虑了一下,提出要求,“五五分账,还有…”话未说完,凑到她唇边轻咬一口,大手在她腰间暧昧摩挲着,意思不言而喻。女子淡淡一笑,“我似乎有些吃亏,我六你四!”她可是把自己都赔进去了啊!男子沉吟道,“可以!不过你要陪我一个月。”“好。”纱帘外的人突然打了个冷颤,尚不知大祸临头。【神医傻妃】成亲当日。花轿抬到门前,他轻掀轿帘,却不见新人,只见一块石头下压着的一张纸。看着她那眉飞色舞的字体,他那千年不变的眸子中隐隐的喷出几股火光。“好,很好。他那完美的无懈可击的脸上,却漫起淡淡的笑,只是,没有人看到,那丝笑中,隐着的寒意。“挖地三尺,也要将那个女人给本王活捉回来。”那个女人竟然敢逃婚,他会让她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孟拂影,你疯够了没,我告诉你,我白逸辰绝对不会娶你这个疯子,我就是要娶岚儿,我现在就退婚,今天我就来个先斩后奏。”,白逸辰咬牙切齿的吼道。一封退婚书无情的摔在了她的面前,却也要了她的性命。再次醒来,清冷的眸子中,不见半点的傻气,只有洞悉一切的锐利。他厌她,恶她,众人笑她,嘲她。却不知,她那丑陋的伪装下是如何的一副绝世容颜,更不知这副身躯中已经换了如何的一颗七巧玲珑心。再次相见,正“忙着”拒绝见他的她……却半依在精致而舒适的椅子上,一只手轻握着茶杯,慢慢的品着,一只手,却轻轻的拂着半靠在她身上的雪熬那光滑的毛。那一刻,他突然感觉到有什么震到了他的心底。只是,她却柔声细语的“放狗赶人”



    卸甲归田日,颠覆乾坤时。循环皆是因,铭心照自知。什么意思?

    卸甲归田日颠覆乾坤石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一个人当兵回来了,那么他肯定是有所作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