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电影 » 剧情片 » 乌克兰VIDEO少妇在线点播迅雷下载
    乌克兰VIDEO少妇
    乌克兰VIDEO少妇
    主演:奥斯卡·伊萨克,本·金斯利,梅拉尼·罗兰,利奥·拉兹
    类型:剧情,传记,历史,剧情片
    导演:克里斯·韦兹
    地区:美国
    年份:2018
    语言:英语
    备注:超清
    更新:2022-09-29
    • 乌克兰VIDEO少妇播放列表
    • 高速云播放
    • 高速云M3U8

    倒序↓顺序↑

    • 乌克兰VIDEO少妇下载地址
    • 乌克兰VIDEO少妇相关影片
    • 简介
    乌克兰VIDEO少妇

    改编自著名历史真实事件:以色列摩萨德组织追捕纳粹德国高官、被称为“死刑执行者”的阿道夫·艾希曼的故事。 金斯利饰演艾希曼;阿尔文饰他最年长的儿子克劳斯,在追捕行动期间为了隐藏父亲的身份而谎称是他叔叔;伊萨克饰摩萨德小队领导Peter Malkin,与罗兰饰演的小队唯一女性、麻醉学者Hanna有感情戏;理查森饰克劳斯的女友Sylvia Herman,她起初不顾家人警告和反对疯狂爱上了克劳斯,最终转投摩萨德;阿隆诺夫饰摩萨德特工Zvi Aharoni,傲慢不羁,经常和Peter Malkin发生争执;拉兹饰摩萨德局长Isser Harel。

    • 企鹅的故事三种结局是什么?

    《企鹅的故事》这本书给大家写了三种结局:有不幸的结局,虚构的结局,最终行动这三种结局。可以让读者根据...



    使命召唤所有系列的剧情。越详细越好

    对于《使命召唤:现代战争》系列剧情的系统梳理!!!kinglandmoon 9 楼主 1楼2012-3-30操作好久没发帖了,这次把整个现代战争系列的剧情梳理一下。也有不少吧友对剧情有过梳理,但大多都是梳理的游戏的关卡内容,不是系统的故事。而且很多人的剧情梳理帖子中都没有交代故事发生的背景。这次我就按照历史教科书的手法把现代战争的剧情给系统的梳理一下。 1991年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发表电视讲话正式宣布辞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历史宣告终结。苏联解体后,俄国被 Loyalists政党接管(这是MW历史,不是真正的历史,现实中是被叶利钦接管了)。新上台的Loyalists政府与西方国家积极交好,以缓解苏联与西方在冷战时形成的僵硬关系。但随着苏联的解体,俄国的国际地位大打折扣,新的政府又不断的向西方讨好和妥协,这使得曾经是超级大国公民的俄国民众深感失落和不满。极端民族主义的激进思想也在俄国国内蔓延开来。极端民族主义者认为,当前的俄政府并没有真心的去关切国家的利益,而是去引进西方的价值观和经济模式以讨好西方,这将摧毁俄国的国家意志、损害俄国的国家利益。他们认为,俄国要复兴的主要障碍就是以美国和英国的为首的西方世界,俄国不能支持西方的特权。最早的极端民族主义者开始慢慢的联合在一起,他们最后都被伊姆兰·扎卡耶夫和亚历杭德罗·罗哈斯(前苏联克格勃成员,6里面141战队在巴西追捕的军火商,为马卡洛夫的机场屠杀提供武器)等军火商人聚集在一起,逐渐形成了一支带有“民族自豪感”的、以复兴俄国反对西方为宗旨的武装力量。而他们的基金来源,大多都是靠贩卖人口、贩毒、武器交易和绑架等犯罪活动获得,一开始是一个恐怖主义性质的武装。在该武装力量的发展中,曾经也进行犯罪活动、前俄伞兵部队成员的激进分子弗拉基米尔·马卡洛夫以及怀有“爱国热情”的前Spetsnaz成员尤里等年轻人也被扎卡耶夫招募到自己的武装部队中来。扎卡耶夫也慢慢的成为了极端民族主义份子的领导人 军火商出身的扎卡耶夫早在苏联落没的时期就看到了共产党政权的崩溃,趁着苏联的解体,他趁机获取在乌克兰普里皮亚季的切尔诺贝利核发电厂的放射性燃料棒以及珍贵的铀等核材料,并在黑市上出售以获取利润。他利用这些资金不断的扩充自己的极端民族主义武装,并计划着控制俄罗斯,恢复“苏联时代”的强权。但他的犯罪活动很快便被英国的情报部门所察觉,并且派遣了特别空勤团(SAS)于1996年对扎卡耶夫实施暗杀,这也是二战之后英国政府的首次暗杀授权行动。当时年轻的约翰·普莱斯在长官麦克米兰上尉的带领下潜入了乌克兰的普里皮亚季,并对正在进行核交易的扎卡耶夫实施了狙击。狙击完成后,两人迅速撤离,撤离途中麦克米兰被普莱斯击落的直升机砸伤了腿部(应该是落下残疾了),但最终两人还是成功逃脱敌人的追击。但这次狙击并不成功,扎卡耶夫只是断了一只胳膊,并且被当时还是司机的马卡洛夫救起。因为这件事情,当时年仅26岁的马卡洛夫得到了扎卡耶夫的信任,并逐渐成为了扎卡耶夫的“四骑士”之一。在狙击事件过了15年后,也就是2011年,扎卡耶夫成为了极端民主主义党(the Russian Ultranationalist Party)的主席。在他看来,当今俄罗斯政府已经向西方“卖淫”到出卖他心爱的俄罗斯家园的程度。而这种出卖破坏了他们的经济、文化以及荣誉。扎卡耶夫对政府以及西方充满强烈的仇恨,于是他率领自己的极端民族主义党在俄国发动了一场政治危机并升级为俄罗斯内战(MW史称“第二次俄国内战”,第一次俄国内战是指1918年到1920年的孟什维克和布尔什维克之间的战斗,有兴趣的童鞋可以去查阅当时的内战资料)。俄罗斯内战的爆发成为了世界和平的关键,因为一旦极端民族主义武装取得胜利,扎卡耶夫将可以毫无忌惮的访问整个俄罗斯的核武器库,包括15000个活跃的核弹头。极端民族主义武装在内战中占领了俄国的部分领土,在靠近阿塞拜疆和哈萨克斯坦的高加索地区。并且后来他们的影响力超出了国界,在中东、巴西、以及非洲都有自己的盟友。而扎卡耶夫的儿子维克多·扎卡耶夫也成为了极端民族主义武装的战斗指挥官。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完全的蔑视《日内瓦公约》等任何的战争规则,并且使用非常残酷的方法来实现其军事和政治目标,这些行为包括屠杀村庄,故意杀害平民等行为。这些行为在俄罗斯民众中造成了恐惧,极端民族主义份子还强迫收到恐吓的民众支持和加入极端民主主义武装。因此,极端民族主义份子被归类于恐怖分子。而在这次内战中,美国以及英国是支持亲西方的Loyalists政府军的。而为了与西方叫板,扎卡耶夫在国际上结交盟友,中东的卡莱德·阿拉萨德便是其中之一。阿拉萨德在扎卡耶夫的支持下于2011年在中东某国(其实就是沙特阿拉伯嘛)发动了军事政变,夺取了该国的政权。阿拉萨德从扎卡耶夫的手里接过了沙鹰并枪杀了该国亲西方的总统Yasir Al-Fulani,并公布了枪杀录像。于是美国出动了海军陆战队攻下了该国的首都,并对阿拉萨德实施搜捕。但由于情报有误,美军并未抓到阿拉萨德本人。尽管美军没有捉到阿拉萨德,但凭借其强大的军事力量,在首都的战斗中美军逐渐占据了上风。在战斗中,中尉瓦兹奎兹率领的小队(包括保罗·杰克逊、格里戈斯等人)解救了一辆陷入泥潭的坦克,并在第二天配合这两代号为”豪猪“的坦克向前推进。战斗结束后,格里戈斯被调走以配合SAS的行动,而杰克逊和瓦兹奎兹则要继续在中东的任务。后来,美军情报部门得知阿拉萨德那里有一枚苏联时期的核弹并要求美军迅速撤离。最后,扎卡耶夫留守在中东的手下马卡洛夫在首都的安全屋内引爆了这枚核弹,这枚核弹造成了包括瓦兹奎兹、杰克逊在内的30000美国海军陆战队的阵亡,而美国的国际地位也因为这次核爆炸而有所下降。时任中东地区长官的美国将军谢菲尔德也因为此事大受打击,为他以后发动美俄战争埋下了引子。而在早些日子,SAS就从英国潜伏在俄罗斯极端民族主义武装内部的卧底尼古莱那里获得一份关于载有核资料的货轮的情报,并展开行动将这艘开往中东的货轮沉没于白令海峡。这次行动中,刚加入的“肥皂”麦克塔维什中士也开始和普莱斯队长的合作之旅。在货轮行动后,尼古莱的卧底身份被极端民族主义份子揭穿,尼古莱的生命危在旦夕。于是SAS的队长普莱斯、精英队员盖兹和“肥皂”麦克塔维什前往俄罗斯展开营救行动。在俄罗斯,配合普莱斯的老朋友卡马洛夫(卡马洛夫和普莱斯两人在贝鲁特事件中就认得,但游戏没交代当时发生了什么)率领的俄Loyalists政府军攻陷极端民族主义武装的一个基地,并救出卧底尼古莱。任务完成后SAS乘直升机撤离。但在撤离的途中,普莱斯等人乘坐的直升机被敌人的毒刺导弹击落,所幸主角们都没事,就死了两个飞行员(主角光环的力量得以彰显)。最后一行人在突破了极端民主主义武装的重重阻拦,并登上了前来负责营救的AC-130。AC-130在俄国上空“秀”了一把后就把SAS一行载回了德国,拯救卧底的行动成功完成。尼古莱告诉普莱斯等人,阿拉萨德并没有在中东,而是在阿塞拜疆俄极端民族主义的控制区域内,受到了极端民族主义武装的保护。于是普莱斯率领SAS众人前往阿塞拜疆,并在当地俄政府军的帮助下活捉了阿拉萨德。但阿拉萨德拒不交代核弹的出处,于是普莱斯将其击毙,并且从阿拉萨德的来电中得知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其实是扎卡耶夫!尽管找出了事情的真相,但大量的俄极端民族主义武装向阿拉萨德的安全屋涌来,在经过一番血战后,普莱斯一行成功撤离。 尽管SAS已经得知幕后主谋是扎卡耶夫,但却不知道扎卡耶夫身在何处。此时,卡马洛夫向普莱斯等人提供了有关扎卡耶夫的儿子维克多·扎卡耶夫的情报,于是英美联合行动小组(此时美军也已经派精英部队协同作战,格里戈斯就是其中之一)决定从维克多·扎卡耶夫身上下手,希望从他口中获得有关扎卡耶夫的下落。但这次行动并不成功,维克多·扎卡耶夫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自杀了。在这次行动失败后,卫星却显示扎卡耶夫的极端民族主义武装所控制的一个导弹基地有异常情况,英美方面火速出击调查情况。原来,原来,丧子的扎卡耶夫怒火中烧,加上断臂旧仇,向美国本土发射了两枚载有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两枚导弹有着无数个可能攻击目标,因此导弹防御系统将形同虚设,华盛顿、纽约、波士顿等人口稠密的大城市纷纷在目标之列,4000万人的生命遭到严重威胁。英美联合行动小组迅速的攻入导弹发射基地,肥皂在有限的时间内启动了导弹自毁装置,解除了美国的核弹威胁。但此时普莱斯等人也是被大量的敌军所包围,于是普莱斯等人抢夺了车子进行逃脱,但在逃亡战斗中一行人还是陷入了困境。盖兹、格里戈斯等人相机牺牲。最后,卡马洛夫率领的俄政府军及时赶到,并将扎卡耶夫的直升机击落。而肥皂也趁着扎卡耶夫注意力分散的时候接过普莱斯滑过来的M1911,将扎卡耶夫击毙。普莱斯、肥皂也成功获救。扎卡耶夫死后,俄罗斯政府也公开了这次扎卡耶夫发射核弹的行为,并停止了对于白令海峡那艘沉没货轮的搜救。随着扎卡耶夫的死亡,极端民族主义党内部发生了分裂,内部的权力斗争也浮上水面。现在,党内主要分为以鲍里斯·沃舍夫斯基为首的温和派以及以弗拉基米尔·马卡洛夫为首的强硬派。鲍里斯·沃舍夫斯基希望改革极端民族主义党以获得俄罗斯民众的支持,而马卡洛夫则希望继续通过暴力、强硬的手法获得战争的胜利。但沃舍夫斯基得到了极端民族主义党的多数支持,他们将马卡洛夫排挤出了党的核心领导圈,但强硬派的人依然效忠于马卡洛夫。在沃舍夫斯基的带领下,极端民族主义武装取得了第二次俄国内战的胜利,沃舍夫斯基本人也于2016年当选为俄国总统。随着极端民族主义党的上台,俄国国内反对西方的情绪也越来越高涨,扎卡耶夫的雕像也被竖立在了莫斯科的广场之上,成为了俄罗斯的新英雄。而下台的亲西方的Loyalists政府成员也纷纷流亡国外,他们在印度北部建立了自己的总部和武装力量,曾经在Loyalists政府军效力的卡马洛夫也加入了流亡政府。随着极端民族主义党的上台,俄国也力图恢复其在苏联时期的国际影响力,与此同时,由于美国在2011年的中东核弹中锐气大挫,国际地位有所下降。因此,加强美军在世界的国际影响力也是美国所要面临的问题。美军在2011年的中东指挥官谢菲尔德将军在痛失了30000海军陆战队员后决定要让美国重振旗鼓。一方面,他积极的追捕这次核弹事件的元凶马卡洛夫,并于2011-2013年间专门组建了一支由各国精英部队挑选组成、与CIA等部门联合的141特战队,队长由前SAS队长普莱斯担任。另一方面,他也在策划一场“大战”以借战争使美国重振雄风!2013年10月8日,在谢菲尔德的组织下,141特战队联合桑德曼率领的美军三角洲特种部队在乌克兰边境的克尔科诺谢山山上某处发动了一场代号为“kingfish”的军事行动。而“kingfish”也就是马卡洛夫的代号,但马卡洛夫却事先获悉了这次行动,并设下陷阱。侥幸逃生的141特战队和三角洲部队不得不在大批敌人的追击下逃亡,最终普莱斯因为掩护队友撤退被捕,从此肥皂担任了141战队队长的职务。在这次行动中,普莱斯等人也得知马卡洛夫因为扎卡耶夫之死早已经将Bravo6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尽管马卡洛夫活捉了普莱斯,但是迫于当时和沃舍夫斯基的党内斗争的压力,普莱斯未被处死,而是被关进了古拉格的监狱。2016年,为了加强美军在世界范围内的地区影响力,谢菲尔德指挥福利所属的第75游骑兵团在阿富汗进行了一次清除当地武装的行动。在该次行动中,一等兵约瑟夫·艾伦被谢菲尔德看中并将艾伦编入141特战队。而此时的141特战队正位于哈萨克斯坦的天山,“小强”加里·桑德森中士和肥皂前往位于天山山脉的一座俄军机场,回收遗失的人造卫星ACS模组,以防止机密落入敌手。两个人很出色的完成了任务,但俄军还是在141特战队之前破解了组模,并在以后的美俄战争中利用组模的相关资料瘫痪了美国卫星的敌我识别系统。后来,谢菲尔德将艾伦按插入了马卡洛夫的手下进行卧底,但这只是谢菲尔德的一个计划,化名为艾利克斯·波洛金的艾伦成为了马卡洛夫的手下。由于在党内受到了沃舍夫斯基的排挤,马卡洛夫发誓要除掉沃舍夫斯基以夺取极端民族主义党的政权,并发动对西方的全面战争,包括核武器的使用。为了向沃舍夫斯基施压,马卡洛夫率领手下在俄罗斯的扎卡耶夫机场进行了一场大屠杀,几千名俄国人因此丧命。而马卡洛夫的老战友尤里事先得知了马卡洛夫的阴谋并试图揭发,但不幸被马卡洛夫事先得知,尤里在机场屠杀前被马卡洛夫枪击重伤。后来尤里被赶来的医生救起,并加入了Loyalists党在印度北部的流亡总部,走上了反对马卡洛夫的道路。马卡洛夫与沃舍夫斯基的矛盾也成功的被谢菲尔德所利用,艾伦的卧底身份早已被马卡洛夫获知(这个应该是谢菲尔德向马卡洛夫透漏的),并在屠杀后将艾伦杀死,将艾伦的尸体留在机场。因为艾伦美国人的特殊身份,俄罗斯民众将这场屠杀的满腔怒火指向美国,迫于俄国国内民众的压力,鲍里斯·沃舍夫斯基政府发动了入侵美国的战争。为了证明141特战队的无辜,谢菲尔德将为马卡洛夫机场屠杀提供武器的军火商人亚历杭德罗·罗哈斯列为141战队的下一个目标,试图通过他来找到发动战争的元凶马卡洛夫。但141战队在巴西抓获了罗哈斯后仍然没有得到马卡洛夫的下落。而另一方面,俄罗斯通过ACS瘫痪了美军卫星网络,使其无法正常识别,并且海陆空一起,发动对美国的战争。福利所领导的第75游骑兵团也从阿富汗调回美国,在华盛顿附近抵抗俄部队,并救出了美国的重要人物。在哈罗斯那里,141特战队获得了一个重要信息,马卡洛夫最大的敌人—一个被叫做“ Prisoner #627”的囚犯被关在了俄罗斯的古拉格监狱。于是141特战队被派往俄罗斯东部进行拯救这名囚犯的任务,最后在海豹突击队、美国海军部队的协助下,141特战队成功的解救出了这名叫做“ Prisoner #627”的囚犯,原来他便是被捕两年的原141特战队队长普莱斯。获救后的普莱斯认为结束当前的美俄战争才是141战队的首要任务,并一意孤行的率领141特战队劫持了俄军的一艘核潜艇,并对华盛顿发射了一枚核弹。这枚核弹在华盛顿上方的大气层爆炸,一名宇航员丧失(妈的,这是死的最冤枉的,都跑外太空了还得倒个大霉)。美国高层则认为这枚导弹会造成大量的人员伤亡,并且打算彻底放弃华盛顿,并且国防部长也认为之前没有听从谢菲尔德关于除掉马卡洛夫的建议而使得美国遭受如此大的灾难,并许诺给了谢菲尔德一张“空头支票”,从此谢菲尔德拥有了对美军大部分部队的指挥权。然而,那枚核弹反而帮助了原本在华盛顿战役中处于劣势的美军,最后在马歇尔上校的指挥下,包括福利等人的游骑兵在内的美国军队对白宫发动了总攻,并在美军高层派飞机“地毯式轰炸”毁掉华盛顿前将白宫拿下,拯救了华盛顿。华盛顿战役的结束并未代表着美俄战争的结束,俄军已经向纽约进军,通过树立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楼顶的全波段电磁干扰信号塔,俄军阻止了美军在东部地区的信息传递,东部地区的制空权落入了俄军手中。2016年8月17号(话说,直到MW3,IW才给出具体时间),桑德曼率领的三角洲部队的合金-01”小队配合地面部队攻占了华尔街的纽约证券交易所,炸毁了位于屋顶的全频段电磁干扰信号塔,恢复东海岸的指挥通讯系统和制空权,使得美军成功将战线推回了哈德逊河岸。在夺回纽约后,美军将目标转移到布满于哈德逊湾中的俄军主力舰队上,桑德曼和弗洛斯特突入潜艇内部,夺取了潜艇控制权,将潜艇上的所有导弹砸向了附近的俄军舰队头上,任务成功后,美军最终突破俄军对纽约的包围,俄军被迫从美国东海岸撤退,美国也重新获得了独立而在141特战队方面,谢菲尔德建议141特战队分头行动。一队由肥皂和普莱斯率领进军阿富汗的飞机坟场,另一队队则由幽灵和小强联手调查马卡洛夫在格鲁吉亚与俄罗斯边境的安全屋。小强一行虽然没能发现马卡洛夫,但截获了有关马卡洛夫阴谋的重要情报(这些情报里面应该有谢菲尔德的内容),不过就在撤离之时,幽灵和小强被前来接应的谢菲尔德杀害,情报则落入了谢菲尔德之手。与此同时,普莱斯和肥皂等人在阿富汗的飞机坟场遭到了袭击,谢菲尔德打算将普莱斯等人和马卡洛夫一起灭口。但幸运的是,此时马卡洛夫的部队也在和谢菲尔德的部队交火,普莱斯、肥皂利用这一混乱场面,成功突破了敌人的围追堵截。劫后余生的普莱斯等人明白了谢菲尔德才是这场战争的幕后黑手。他将艾伦作为卧底安插到敌后并放出艾伦身份的资料,造成艾伦的死,引发了美俄大战。而与此同时,普莱斯和肥皂被谢菲尔德列为了通缉犯。虽然普莱斯和马卡洛夫也是不共戴天之仇,但是“The enemy of my enemy is my friend”,马卡洛夫还是将谢菲尔德所在的一个阿富汗秘密基地的坐标透露给了普莱斯和肥皂。抱着有去无回的决心,普莱斯和肥皂潜入了这个秘密基地。在经过了一系列的战斗、追逐和打斗后,谢菲尔德被身受重伤的肥皂飞刀插入头部致死。随后尼古莱驾驶“小鸟”直升机来接应普莱斯和肥皂,并把他们带到了印度喜马恰尔-布拉代什邦的一处避难地,这里是俄Loyalists党的一处秘密基地。在这里,肥皂得以及时获得救治,并且尼古莱也把曾经是马卡洛夫的老朋友、现在和马卡洛夫是死敌的尤里介绍给了普莱斯队长,并宣称只有尤里才是比普莱斯队长更恨马卡洛夫的人,从此尤里成为了普莱斯的“亲密战友”(学习天朝官方用语)。但俄军部队很快便派重兵围攻这里,最终一行人突破了包围并将重伤的肥皂安全转移。自从俄军从美国东部撤军后,俄总统沃舍夫斯基准备同美国政府进行和谈,并于2016年10月3号与女儿艾莲娜乘专机前往德国汉堡参加同美国副总统的和谈会议。沃舍夫斯基寻求与西方的和平的行为引起了极端民族主义党内很多人的不满,自己的内阁都不赞同和谈,而党内强硬派的反对更为激烈。强硬派认为沃舍夫斯基不再有能力领导俄罗斯打败他们的敌人,复兴俄罗斯,便拥护马卡洛夫夺权。马卡洛夫以及其追随者劫持了总统的专机,并威胁沃舍夫斯基交出俄核武器的密码,但沃舍夫斯基明白马卡洛夫的“疯狂”目的,并未交出。尽管总统被马卡洛夫劫持,但FSO的特工们依然将总统的女儿艾莲娜解救了出来并护送至德国柏林的安全地带。随着沃舍夫斯基的被劫持,美俄之间的和谈也就无法展开,马卡洛夫迅速的发展了自己在党内的地位,强硬派控制了极端民族主义党的军政大权。于是俄国又将开始发动新的战争。普莱斯队长的新朋友尤里向众人提供了一条信息,马卡洛夫准备通过塞拉里昂——摩洛哥——西班牙的线路向欧洲大陆运送着某种货物,而这种货物对马卡洛夫极其重要,他有可能会去现场督战货物的运送流程。已经康复的肥皂与普莱斯还有尤里于2016年10月5日前往塞拉利昂拦截马卡洛夫在那里运出的特殊货物,但此地已经被当地的军阀组织所占领,三人一路潜入到货物仓库,却发现货物已经被转移。在暴露后一路强行杀到教堂,但最终未能拦截到货物,情报显示货物经摩洛哥进入西欧,目标可能是英国与法国。英国军情六处从法国方面得到了危险货物入境的相关情报,在递交于军情五处后,此时在军情五处任官员的麦克米兰决定派遣SAS前往泰晤士河畔的一处港口调查这批货物,在港口发现货物已经装上卡车运往各处,同时还有武装分子进行保护,在与对方短暂交火后,对方劫持了一班地铁向威斯敏斯特疾驰而去,SAS将其拦截造成列车出轨爆炸,后与增援来的队友一起控制住车站内的恐怖分子。回到地面后虽然成功拦截一辆卡车,但其他卡车却不知去向。不久之后,散布在伦敦各处的卡车发生了爆炸并释放出生化毒气,整个伦敦都遭到了生化袭击!但收到生化袭击的不只是英国,欧洲各国的首都、重要城市以及主要部队的驻地都遭到了生化袭击,紧随其后,在欧洲各国陷入混乱后,俄军的装甲部队开始向欧洲诸国大举入侵,事先受到生化打击的各国毫无抵抗能力。马卡洛夫在欧洲制造生化袭击是为了俄国的入侵做准备。美军指挥部也与在汉堡的和谈代表团失去了联系,桑德曼的“合金-01”小队奉命转战欧洲前往汉堡帮助美国副总统撤离。经过一番激战,“合金-01”小队成功将已被俄军控制的副总统救出,但整个欧洲已经陷入一场大混战之中。而与此同时,普莱斯则与麦克米兰取得了联系,尽管普莱斯率领的141特战队因为谢菲尔德的原因而在北约的黑名单上,但麦克米兰还是向普莱斯提供了有关马卡洛夫在索马里博萨索的一个运输承包商瓦拉比的情报。普莱斯率众前往索马里,击溃了瓦拉比的保安部队,并从他的口中得到了马卡洛夫的炸弹专家沃克藏身于巴黎的信息,而沃克则拥有马卡洛夫的相关信息。由于141特战队已经被北约拉入黑名单,普莱斯和肥皂等人无法前往巴黎,普莱斯联系到“合金-01”小队的队长桑德曼,桑德曼一直对普莱斯当年所做出的牺牲而对普莱斯充满着感激,一番交谈后桑德曼联系美军指挥官率队去巴黎抓捕沃克,此时GIGN已经获悉了沃克的位置。在得到“合金-01”小队的支援后,两路部队配合最终经过一场生死时速成功活捉了沃克。最后,桑德曼的三角洲“合金-01”小队在援军的帮助下成功撤离并将沃克护送至美军指挥部。沃克供出了马卡洛夫和他的高级幕僚们将于几天后在已经被占领的捷克首都布拉格召开会议这一情报,但美军无法抵达那里。于是桑德曼将这个情报反映给了普莱斯,普莱斯、肥皂、尤里在以普莱斯老朋友卡马洛夫为首的俄抵抗组织(俄Loyalists党在第二次俄国内战失败后的武装力量)的帮助下潜入了捷克首都布拉格,希望像当年刺杀扎卡耶夫一样刺杀马卡洛夫。但马卡洛夫却事先得知了这次刺杀行动,最终行动失败,肥皂、卡马洛夫也在这次行动中阵亡。肥皂死后,尤里提出布拉格附近的一座城堡是扎卡耶夫和马卡洛夫两代恐怖分子头目的大本营所在地,普莱斯和尤里于2016年10月12号潜入该城堡并成功靠近马卡洛夫分子在城堡中的指挥中心,并且得知马卡洛夫的手下已经查明俄罗斯总统女儿艾莲娜的下落,即将去绑架这个女孩,如果这个女孩落入马卡洛夫手中,爱女心切的沃舍夫斯基将会交出核弹发射密码,到那时后果不堪设想。普莱斯迅速将这一情报反馈给在欧洲的桑德曼,在确定了艾莲娜在柏林的位置后美军展开了拯救行动,但俄军还是抢先一步将艾莲娜劫走了。后来,情报显示俄总统及其女儿被关押于西伯利亚东部的的一座钻石矿里,普莱斯和尤里与三角洲行动小组于2016年10月14号对该钻石矿发动了袭击,并在美军大部队的帮助下成功的解救出了俄总统沃舍夫斯基以及他的女儿艾莲娜。但桑德曼、塔克、格林奇却在撤退时英勇牺牲。得到了141特战队和美军的拯救后,沃舍夫斯基回到了莫斯科,并受到了大量俄国民众的欢迎。随着沃舍夫斯基的回归,极端民族主义党的温和派也逐渐夺回党政军大权。而与北约的和平谈判也随之进行,随着和平谈判的进行,俄罗斯与北约间的战争也宣告结束,和平与友谊也成为俄罗斯与北约之间的新主题。对于党内强硬派的背叛,沃舍夫斯基也毫不手软,抓捕了所有的强硬派的成员。这些成员大多数以叛国罪的名义被捕,并且都被引渡到国际刑事法庭受审。而也有一些幸存的强硬派,包括马卡洛夫,躲过了沃舍夫斯基的搜捕,在其他国家群求避难。在与北约签署了和平条约后,沃舍夫斯基也和Loyalists党也达成了和解,他承诺向流亡他国的Loyalists党成员提供安全保障,并向他们传达了极端民族主义党对他们的和平诚意,还许诺在俄政府中向Loyalists党提供很多关键的岗位。这些与北约有着密切联系的Loyalists党最终安全的返回了俄罗斯,并且与极端民族主义党组建了新的联合政府(the new Ultranationalist-Loyalist government)。沃舍夫斯基还说服北约重新承认为拯救他和他女儿做出巨大努力的141特战队,在新的形势和环境下,141特战队也被重新承认,战队会徽标志的“Disavowed”的标志也被去除,这使得普莱斯等人终于可以集中精力追捕马卡洛夫。最后,得到情报普莱斯和尤里于2017年1月21号前往马卡洛夫藏身的迪拜某豪华酒店(有人说是迪拜的帆船酒店),两人身着重型防弹装甲追杀马卡洛夫。在追捕行动中尤里不幸阵亡,但普莱斯最终还是在打斗中将战争元凶马卡洛夫吊死。而整个MW系列的剧情也在普莱斯队长的烟圈中结束。——摘自使命召唤吧!